主页 > 文化 >

戏班的图腾 “爵士皮黄”不拿京剧做噱头

时间:2018-07-10 08:41

来源: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原标题:戏班的图腾 “爵士皮黄”不拿京剧做噱头

戏班的图腾 “爵士皮黄”不拿京剧做噱头

戏班的图腾 “爵士皮黄”不拿京剧做噱头

  已经基本被掩埋进历史尘埃的戏班和近几十年来在中国乐坛方兴未艾的乐队,乍一看似乎就是这么风马牛不相及,很难有人想到两者之间还能挂上钩。但是现在却有一支乐队突破了这看似泾渭分明的壁垒,这个乐队就叫“戏班”。

  7月18日,戏班乐队将带着他们的全新专辑《玩皮》来到Blue Note Beijing爵士俱乐部进行专场演出,这次演出的内容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把东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类型奇妙地混搭到一起——爵士皮黄。

  “戏班所做的事,对于中国传统音乐界而言,可能会是一种扭曲,但对我们自己而言,与其撑着一根孤独的旗杆,不如把根扎在土里,长成枝繁叶茂的树,树干之上扭曲的风景耐人寻味,而土壤中的养料来自于八方。”这是戏班主创竹马至今一直坚定不变的信仰,相信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很大,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做点什么出来。

  寻找韵味:从西洋到东方

  竹马本名张笃,生长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后定居上海。和大多数从上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那一代中国音乐人一样,竹马接受的音乐启蒙主要来自西方,尤其是摇滚乐。因此离开学校之后,竹马开始为了梦想四处漂泊,他先后组建过几支摇滚乐队,还创办过琴行和地下音乐学校,也是国内最早一批主办现场音乐演出的业内元老之一。渐渐的,喜欢开拓和探索的竹马对此越来越觉得不满足。

  “那个时候我再听西方音乐,往往是听了开头就不会往下听了,因为我已经知道后面是什么了。当我意识到‘听什么’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一个问题的时候,我就转回头去听一些中国戏曲、评弹,全新的韵味深深吸引了我。”

  竹马于是放下陪伴多年的电吉他,买回一把三弦,尝试用演奏吉他的手法在三弦上即兴弹奏那些封存于儿时记忆中的中国民间音乐。“就在这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想法:我应该去寻找中国的传统音乐,试试能否拿这些和西方音乐的理念、技术手段相结合,做出一种新的韵味,给观众提供一种新的艺术享受。”

  寻找调调:从秦腔到澳洲土著音乐

  竹马的这一创意并不能为当时圈内朋友所接受,没人愿意陪他一起干这个事儿,在一个人摸索了两三年后,才终于有几个在上海做音乐的外国人对此产生了兴趣。

  最初的戏班乐队由此于2009年正式建立。这个由法国、毛里求斯等多国音乐人组成的“国际纵队”,玩出的音乐也是五花八门,既有秦腔、京韵大鼓、黄河号子,也有澳洲土著音乐、印度音乐、电子乐。不同音乐文化的碰撞造就了戏班的首张唱片《就是这个调调》,这张剑走偏锋、个性十足的作品引起了乐坛的关注,当年乐队便凭此斩获华语传媒音乐大奖中最佳民族艺人、最佳新乐队两个奖项,还受邀参加了奥地利萨尔茨堡爵士音乐节。

  就在从萨尔茨堡音乐节演出回国后,竹马又做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匪夷所思的决定,他解散了这支刚刚崭露头角的乐队。他解释说:自己想要的从来不是这种表面的荣光,《就是这个调调》看来丰富炫目,实际上却是虚张声势,根本没有触及他想要探寻的中国传统音乐的本质。“实验和创新都必须建立在了解的基础上,仅仅是把不同的文化拧在一起显然达不到这个目的,产生于同一片土壤上的文化才更能够相互沟通。”

  寻找答案:中国传统音乐在新时代的新体系

  不久后,竹马找到爵士吉他手李星、鼓手贝贝、蒙古族呼麦歌者海青、评弹演员陆嘉伟,组成了新的戏班乐队。新戏班选择评弹、锣鼓和三弦为主来构建他们独特的声音体系,因为竹马认为:“好的音乐应该和语言的韵律息息相关,没有韵律的音乐不会好听,也没有灵魂。”

  评弹和秦腔在他看来都是最接近自然状态的音乐,“如果仔细听,会发现这两种音乐已接近于说话”。选择锣鼓和三弦,也是因为它们和中国传统唱腔乃至语言的韵律息息相通,“这种共通的音律在哪里,好听的音乐就在哪里。好比印度或者南非音乐,为什么我们听不懂却仍然觉得好听?因为他们的音乐一直和传统音律在一起”。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