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护城河里的白月光

时间:2018-06-11 08:55

来源:四平日报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小小说■紫陌

大片大片的芦苇花和清霜一起皈依大地,阳光划过收割后的田野,刀锋般的茬口直指天空,雁阵掠过,那啾啾之声,总会让我想起四平战役牺牲的七爷和一只受伤的鸿雁。梦里仿佛听见冰排的骨骼咔咔作响,思绪从东辽河的冰层底下开始慢慢地松动。

七爷牺牲的那年冬天,曾祖母梦见冰封三尺的霍林河忽然裂开了,河面上的冰排咔咔地响,影影绰绰有一个人掉进冰窟窿里。曾祖母醒来后大哭,说此梦是不祥之兆。其实曾祖父已经接到民政部门发放的烈士证书,为了隐瞒曾祖母,他只能这样做。

七爷在家族兄弟中排行最小,他是曾祖母的命根子。七爷从小就是孩子王,同村的孩子们几乎都被他欺负过。曾祖父是个远近闻名的吹鼓手,耳熏目染,七爷也学会了吹喇叭。后来,七爷在东北四平当兵,竟然当了个司号兵,毕竟喇叭和冲锋号大体相同。我想,七爷的冲锋号吹得一定也很棒。

村里和他一起当兵的刘老大,在四平战役中,被炸掉一只胳膊,复原回来后在生产队当饲养员。而七爷则永远长眠在四平那块热土上。刘老大逢人就说四平战役如何惨烈,亲眼目睹七爷被炮弹炸飞。他添油加醋,说得唾液横飞。七爷牺牲的消息,家里人都瞒着曾祖母。她时常自言自语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小七怎么就掉进冰窟窿里去了?”曾祖父也不敢搭茬,一个人提着喇叭到门前的霍林河边,不停地吹着些哀伤的曲子,直到血色的夕阳把他老迈的背影抻长。

转过年春天,南雁北飞,一只翅膀受伤的鸿雁被祖母捡到。年少的父亲吵着要吃雁肉,一向慈祥的曾祖母百般不肯,说鸿雁是七爷捎回来的信。她精心为鸿雁包扎伤口,直到有一天,那只受伤的鸿雁跟随雁群飞走了。曾祖母好像松了口气,却时常望着天空静静地发呆。曾祖母临终时,一再叮嘱祖父去四平取回一些土,给七爷立个坟头,并把六爷的儿子红岩过继给七爷当儿子。其实,曾祖母早就知道七爷牺牲了。

红岩是个泥瓦工,同村的人都到大城市去打工,而他偏偏选择四平这座中型城市,并且买了楼房定居。他的儿子是一名海军军官。这是红岩一生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我第一次去四平看红岩,他混在那些建筑工程队伍里并不起眼。戴着安全帽的红岩,样子很随意,尽管我把安全帽联想成士兵的钢盔,他还是没有一点英雄气概。不知为什么,我总想从他身上找到一些和七爷有关的东西。

我与红岩喝酒,喝到尽兴时,他对我说:“人这一辈子,小事情糊涂也就算了,大事不能。”我怔怔地忘了他许久,觉得这话不像他说的。可他那憨厚朴实的眼神又让我觉得真实可信。

红岩领着我参观了四平战役烈士纪念馆。他指着那些英雄雕塑说:“我也算是烈士的儿子,不敢做丢脸的事,我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懂得一个“孝”字。”

那晚,我和红岩一起漫步在四平城外。他从背包里取出唢呐,欢快的唢呐声从他的嘴角吐出来,最后散落在护城河里。月光像一粒粒金属碎片把他的额头擦亮。我一直在想,当年那场震惊中外的四平战役,月光一定是白色的,像一条条绷带在风里呼啦啦地飘,而那些参加四平战役的老兵渐渐远去。

老兵不死,他们是生生不息的军魂。正在守护着美丽的四平,幸福的家园。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竖起时光的耳朵 下一篇:等一个人来爱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