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山韭飘香在早春

时间:2018-06-10 01:35

来源:四平新闻网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山韭飘香在早春

■林岩

清明后,谷雨前这段日子,南方正值春暖花开,海洋般的油菜花、樱花、梨花次第绽放,令北方人艳羡不已。而身处北国,乍暖还寒时节,不畏苦寒的山韭菜顽强地伸展腰肢,淡紫色的花蕾,一如好奇的眼睛,阅读着春天的诗行。

在北方的早春时节,山韭苗冒出纤若牙签的叶片,昂扬向上,虽弱小,绝不向寒风屈服。秀颀的叶片多为单株,中间窜出更为细小的韭薹,株距不似家韭那般紧密,即便是成片生长,也保持着独立的个性。

童年的春天里,母亲经常领着我和妹妹采挖山韭菜,在蔬菜青黄不接日子里,调剂一下一家人的口味。山韭多生长在山坡阳面的荆棘丛、枯草中、松枝下,采摘很不容易。用刀剪等工具,显得无从下手,只能用手指捏住根茎,小心拔出,力气或大或小,嫩叶都会从中间折断。母亲教我们怎样避开荆棘,如何掌握好力度完整拔出韭苗。

就像稻田里有水稗草、谷地里有谷莠子一样,山韭的队伍中常常混杂着一种叫做“山韭菜混子”的植物。这种植物不仔细辨认,很容易与山韭混淆而误采。母亲教我们辨认,混子的叶片相对宽大,表面粗糙,呈灰绿色,最重要的是,山韭花是淡紫色,而混子的花是黄色的。这不禁让人联想到人类中一些球混子、鱼混子、学术混子,表面上衣着光鲜,道貌岸然,装模作样,煞有介事,实际上一文不值,草包一个。

看到我们收集到一把一把的山韭,母亲常常会说:采山韭能锻炼一个人的耐心。采摘山韭不容易,就是再小心,也免不了弄一身灰尘草屑,或被荆棘毛刺划伤,想吃美味需要先吃点苦头,这道理如同吃鲜美的鱼,就不免要费一番工夫去挑刺儿。

春韭秋菘,可谓人间至味。与家韭浓烈的气味相比,山韭平和中多了一种早春的清香味道。山韭经过母亲勤劳灵巧的双手,可以制作出许多大快朵颐的美食。炒笨鸡蛋、烙煎饼盒子、包饺子、调汤。我最喜爱吃山韭炒笨鸡蛋,看到母亲在铁锅中倒入豆油,摊开鸡蛋,放入切成寸段的山韭,发出滋啦滋啦的诱人声音,忍不住垂涎。待一盘黄澄澄中透着绿莹莹的美食端上桌来,父亲早烫好了二两老白干,要好好歌颂一番美好春天的馈赠。

山韭,古人谓之“蒮”,常被讹传为“食我场藿”的“藿”。山韭不仅是一种美食,还是一味中草药。南北方的山韭不尽相同,《滇南本草》介绍的山韭是南方品种,名为野花黑韭、长生草等,是治疗跌打损伤的神药。明代植物学家周王在《救荒本草》中介绍的山韭属于北方品种,有背韭、柴韭、野韭等三个品种。东北、内蒙等地多为柴韭,“苗叶形状如韭,但叶圆而瘦。叶中窜葶,开花如韭花状,粉紫色。”历代中医总结:山韭主治腹胀、痢疾、脾虚等症,是益肾的好食材,可去烦热,生毛发。

“荒原秋露瘦韭菜,色茂春菘甘胜蕨;人言佛见为下箸,笔炙烹羹更滋滑。”春天来了,常常怀念山区老家的山韭的味道,更加怀念与母亲一起采挖山韭那段虽清苦,但不乏温馨的美好时光。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