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

一代词宗纳兰性德

时间:2018-06-10 01:31

来源:四平新闻网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两年前,著名文化学者金鉴先生的一篇《纳兰家庙今安在》,把那些兰学爱好者的目光又聚焦在了北京市海淀区上庄乡皂甲屯。我和几个叶赫家乡的朋友,也被金鉴先生亲自带到了纳兰性德曾经生活和长眠的地方。同是叶赫后人,纳兰比我早到北京三百四十年。

(文章作者侯坤)

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叶赫满族人,小时候背着书包,每天从那几十米高的土城边走过,都会情不自禁的朝那里望去。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吸引着我,召唤着我。后来知道,那个十垧见方的土城,大有来头。这里便是海西女真叶赫部落的东城,东城之主就是纳兰性德的曾祖金台石。纳兰性德的祖父尼雅韩就出生在这里。这么风光的历史背景,这么深的文化基础,出来这么一个有名词人,我们天天从这里走过,书包里却找不到一本纳兰性德的书。这么土的、掉渣的玉米地里,若干年后,怎么就会走出来一个,那么伟大的大词人呢?

翻开纳兰词,找到了那首曾让纳兰性德一夜成名的《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

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

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

不信道、竟成知己。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尽英雄泪。

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

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

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

然诺重,君须记。

这首词铿锵有力,豪迈洒脱,词风堪比北宋的苏子瞻和南宋的辛稼轩。词,这种在教坊弹唱的民间艺术,被晏殊、柳永、苏东坡、辛弃疾还有李清照等发扬光大,史称“宋词”。随着时间的发展,宋词本已被元曲、明清小说等文学形式相继取代了主流地位,可在清代又迎来了她的又一座高峰,“清词中兴”。在中国文学发展的道路上,经常会出现文学复兴的现象。也许,这就是一种自然现象。清词的复兴,繁荣的程度,甚至超过了两宋。

在清词的创作上产生了多种派别,各有千秋。可无论是“江左三凤凰”的陈维崧、吴兆骞、彭师度,还是自称“第一飘零词客”的顾贞观,还有那文坛宗主,浙西词派的掌门人朱彝尊,他们都公推一人做他们的词坛盟主。这人便是清词第一高手,一代词宗纳兰性德。就连一千年才出来一个的大学者王国维都在《人间词话》里评价说:“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从自然之舌言情。由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能让王国维有如此高评价的人,几乎是凤毛麟角。从北宋末的“靖康之耻”(公元1126—1127年)到纳兰性德出生的公元1655年(容若生日:1655年1月19日,农历甲午年十二月十二日,马年),又是一个五百年。在莽莽神州,五百年来出一个大家,实属不易。可这一年却非常的不同寻常,也是在这一年(农历),比他大九个月的爱新觉罗玄烨降临人间,后人称康熙大帝。

一个是文宗,一个是国主,不经意间两大高手交织在历史的这一节点。一个掀起了一场文化复兴,后人称为“清词中兴”,一个推动了一个太平天下,人称“康乾盛世”。他们的祖籍都在白山黑水的东北。他们的先祖,一个是九姓联盟之主叶赫部落的金台石,一个是胸怀大志一统满州的努尔哈赤。

纳兰性德的曾祖父金台石,是海西女真叶赫部落的贝勒。金台石的父亲杨吉努把自己的女儿孟古哲哲许配给了努尔哈赤。温顺贤良的孟古,婚后生了皇太极。叶赫部落的兴旺发达阻挡了努尔哈赤的统一大业,于公元1619年被努尔哈赤所灭。金台石自焚于叶赫东城的八角明楼。金台石的儿子尼雅韩被姑父努尔哈赤收于帐下,后屡立战功,升牛录章京(相当于汉官的骑都尉)。尼雅韩娶妻生长子郑库、次子明珠。明珠娶了多尔衮的亲哥哥英亲王阿济格的女儿爱新觉罗氏为妻,生纳兰性德、揆叙和揆方。一个不争的事实,努尔哈赤又是纳兰性德的外曾祖父。

两大家族的血海深仇,随着历史车轮的不断推进,已无人提起。公元1673年,也就是康熙十二年,为了表达平定三藩的决心,彰显国威和军威,由时任兵部尚书的明珠在北京南郊搞了一场皇帝大阅兵和围猎仪式。弓马娴熟的纳兰性德此时借了老爸的光,参加了壮观的军事演习,并第一次见到了康熙。雄心壮志的玄烨在晾鹰台上,大气磅礴地赋诗一首:

清晨浸上晾鹰台,八骏齐登万马催。

遥望九重云雾里,群臣就景献诗来。

作为一代词宗的纳兰性德听着康熙的吟咏,被淹没在三呼万岁的三军将士之中。这一年纳兰性德十九岁。

一年后,二十岁的纳兰性德举行成人礼,取字:容若。

两年后,容若顺利考取进士。以文科进士出身授乾清宫御前三等侍卫衔,后擢升为二等、最后为一等(正三品)。由此可见容若文武双全。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