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暴雪将至》98%都是雨戏 段奕宏:不能老这么疯狂

时间:2018-06-10 18:20

来源:新浪娱乐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11月15日,由新锐导演董越执导,段奕宏、江一燕领衔主演的犯罪电影《暴雪将至》在京举办首映礼。该片将于11月17日全国公映,影片已获得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最佳男演员奖”两项大奖。

首映礼上,段奕宏和江一燕分享影片的台前幕后。段奕宏聊起角色已经长在了自己身上,直言“我进步了”;江一燕则夸奖段奕宏入戏的状态帮助自己进入角色,但后遗症却是“我看到他就有点怕怕的”。

段奕宏杀青时忘了庆祝 “老余长在我身上了”

《暴雪将至》讲述了90年代工厂的保卫科长余国伟,一心想侦破“连环女尸案”成为神探。他不惜以心爱女人燕子作为诱饵,燕子发现真相后自杀,濒临崩溃的余国伟打死无辜的“嫌疑人”后锒铛入狱。10年后出狱,他才知道一切不过是一场徒劳,真凶早已受到老天的惩罚,暴雪飘然而至。

段奕宏凭借余国伟这个角色荣膺第30届东京电影节影帝。聊起这个角色,段奕宏分享了杀青时的一场戏,直言自己进步了:“我不认为自己穿上美术师的造型、把我置身在那个时代中,我就是余国伟,我特别怀疑这点,所以63天都是在寻找老余。杀青时最后一个镜头,导演特别高兴拍着我说杀青了,我没有什么反应,导演这次在东京问我说特别想知道我怎么会有那种反应,一点都不兴奋。可是我真的忘了,我觉得那个就是老余的状态,坐了十年的牢出来能有多大的兴奋,所以那一刻我相信,老余长在我身上了,我进步了。”

江一燕:“在我心里他已经是老余了,永远不可能是老段了”

拍摄《暴雪将至》的63天以至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段奕宏都是这种入戏的状态。江一燕笑言:“现在他终于出来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给他发微信他还说,你叫我老余,我不是老段。”

在片场,段奕宏的这种投入也帮助江一燕入戏,“他在现场一直拉那个夹克,让我想起我爸爸以前也一直拉夹克,一下子就把我带入角色了。”段奕宏回忆道,拍戏时他和江一燕、导演甚至没有一起吃过饭,“可能是我特别担心跟江一燕的这种合作呈现不出来这个剧本或者是超出这个剧本以上的两个人物的感觉,因为我们俩的这种感情戏很重要,我就想尽一切可能,有用的没用的都来帮助我获取一些跟燕子的关系,所以在生活当中、创作之外的话说的很少很少。”

不过入戏这么久,也给江一燕带来了“后遗症”。在首映礼后台,段奕宏跟江一燕开玩笑,这让她很不适应,因为“其实我跟他在片场没有讲太多话,他一直是老余,很严肃。在我心里他已经是老余了,永远不可能是老段了,我看到他就有点怕怕的”。

《暴雪将至》98%都是雨戏 段奕宏:“不能老这么疯狂”

虽然片名为《暴雪将至》,但全片几乎都是雨戏,段奕宏坦言98%的时间都在水里泡,而这也是帮自己找到老余的一个途径。虽然喜欢这种疯狂劲,“但是我也不喜欢老这么疯狂,伤身体”。

凭借这个疯狂劲获得了东京电影节影帝,再加上之前以《烈日灼心》拿下的上海电影节影帝,以及《二弟》斩获的印度国际电影节影帝,段奕宏现在已经有三个A类电影节影帝在手。现场有记者好奇未来还有什么新追求,段奕宏开玩笑道“那就别做演员了,我改行吧”!

当然玩笑过后又是一番肺腑之言:“乐趣、兴奋点肯定不是奖项的肯定,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的不用干演员了。我在领奖台上说过,作为我个人来说局限性特别大,故事和人性的故事是无穷尽的,演员的价值就在于去呈现去挖掘这种无穷尽的人性、无穷尽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来完成导演和编剧他们笔下的人物,让他们活起来,我觉得这是我作为演员该做的。”

梁静王红卫等赞新导演处女作“非常稳”

《暴雪将至》是2015年First青年影展创投会的项目,当时的评委王红卫也来到首映现场观影。他评价这部导演处女作“非常稳惊人得稳”。“很多青年导演第一部戏也会选犯罪片,总显得有些着急有些慌,但是《暴雪将至》很稳,也试图在故事之外描绘更广阔的景观。”王红卫还认为《暴雪将至》是个难得的有人物、有爱情的犯罪片,尤其是对于段奕宏和江一燕这段感情的处理很精彩。

演员梁静则评价《暴雪将至》是一部非常有意境的悬疑片,“非常细腻又带点温情”。她认为虽然是一部导演处女作,但能看出导演是有一定阅历的,对镜头把控和人物处理也很有自己的想法,“非常稳”。

说起新导演董越,段奕宏透露有人问他为什么选择了一个没有保险系数的导演,“我不知道什么是导演的保险系数,无外乎就是导演的成熟度、社会的赞誉度、作品的积累度,可是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我犹豫过。”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