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亲子 >

一场跨越2000年的亲子鉴定 有望揭开陶寺北墓地待解之谜

时间:2018-06-09 15:52

来源:四平新闻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原标题:一场跨越2000年的亲子鉴定 有望揭开陶寺北墓地待解之谜

另在编号M3014墓葬中发现春秋墓葬荒帷遗迹

一场跨越2000年的亲子鉴定 有望揭开陶寺北墓地待解之谜

M3014墓葬中“荒帷”的遗迹。

一场跨越2000年的亲子鉴定 有望揭开陶寺北墓地待解之谜

陶寺北墓,M3011与2016M1墓室地貌。

一场跨越2000年的亲子鉴定 有望揭开陶寺北墓地待解之谜

M3027墓室出土铜器。

早在2016年,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主持发掘的陶寺北墓地发现了一座春秋晚期的高等级墓葬,墓主人为女性,并且腹中怀有胎儿,让考古工作者非常好奇。1月6日,记者从“两周封国暨晋文化考古学术研讨会”上了解到,陶寺北墓地发掘正在进行时,就在这座女性墓东侧,考古工作者又发现了一座与之规模相当的墓葬,有可能是一对夫妻并列的对子墓。与此同时,在2017年考古发掘中,考古工作者共发掘清理墓葬109座、祭祀坑90个、车马坑4座,由此确认陶寺北墓地在春秋时期应是晋国的一处“邦墓”,在战国时属魏,其中高级的墓葬可能是世袭贵族,而在其中一座中小型墓葬中,还发现了荒帷遗迹,成为陶寺北墓地的又一重要考古发现。

特殊的夫妻对子墓藏着爱情故事

在2016年间,陶寺北墓地取得最大的考古发现为M1墓葬,不仅因为其是目前发掘过程中规模最大、随葬器物最多、等级较高的一处春秋晚期的墓葬,而且还因为墓主人特殊的境遇,引得人们关注。因为该墓葬主人为女性,而且她去世时竟然身怀六甲,在其盆骨部位,有一胎儿的人骨结构。这一发现令人称奇,也为墓主人的过往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

陶寺北墓地位于襄汾县城东北约7公里处,墓地东西长约600米,南北宽约400米,总面积在24万平方米左右。2016年3月至2017年1月,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第三次进行发掘,共发掘春秋晚期墓葬5座,其中大型墓葬2座,小型墓葬3座。特别是2016M1墓,墓中出土的随葬品数量之多,青铜壶之硕大,纹饰之精美,铜质之上好,处处彰显了墓主人地位的显赫。墓中除了5件列鼎,还发现了代表身份等级的编钟,墓主人是一名女性,30岁出头,腹部有一胎儿,骨骼保存较差,松脆易断。

据陶寺北墓地领队,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王京燕说:“通常,春秋时期的墓葬中,墓主人的骨骼因为年代久远,都会朽成粉末,这座墓葬的人骨能保存下来,或许和铺在椁盖板上、椁底板下的积石有关系,这两层积石阻隔了人骨和土壤的直接接触,对骨骼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据了解,墓主人腹中的胎儿大约8个月,而墓主人的死因有可能就是因为难产。在随后的考古过程中,吉林大学体质人类学专业的专家对胎儿人骨进行取样,提取DNA,进行相关检测。

在近阶段的考古发掘工作中,王京燕和其团队还在M1墓葬的东侧有一座规模与之相当的墓葬,两者东西之间距10米,初步判断可能是一座男性墓,如果按照陶寺北墓地之前发现的墓葬来判断,这应该是一对夫妻并列的对子墓,有可能就是M1墓主人的丈夫。据王京燕介绍,“这对夫妻并列的对子墓中,也有很特殊的一点。通常都是男性墓的墓葬规模比女性的大,但这对‘对子墓’女性的墓葬规模比男性的略大,或许就是因为妻子怀着孩子离世,让丈夫非常悲痛,才得以厚葬吧。”因为难产,正值旺年的墓主人撒手人寰,而她的丈夫或许也正年富力强、位高权重,心疼爱妻,便厚葬了妻子,于是这座墓就成为现阶段发掘过程中规模和随葬品数量最大、最多的墓葬。诚然,这样的爱情故事没有办法通过考古工作来复原,但是这些实证或许能证明,丈夫对妻子深厚的感情,以及死后的思念和寄托。

由于该墓葬之前被盗掘,且被压在路下,因此给考古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王京燕告诉记者,墓葬深度大约10米,目前已经清理到椁盖板,一些标志墓主人身份等级的青铜器已经暴露出来,“如果墓主人的骨骼也能够保存下来,我们还能通过DNA提取技术,跟M1墓葬中胎儿的DNA进行比较,或许就能证实墓主人和胎儿之间父子的关系。”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最为特殊的一次亲子鉴定了,因为他们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春秋晚期棺罩惊现墓葬中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