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国内 >

凉凉后的“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上千元单车2折出售

时间:2018-07-09 10:47

来源:新华网作者:网络收集点击:

凉凉后的“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上千元单车2折出售

  全新的小拜单车被廉价出售

  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王庆坨 “回收共享单车并再次出售”已形成产业链

  共享单车凉凉后的王庆坨镇

  一年前,在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天津市王庆坨镇,每天都有货车从这里拉着数千辆共享单车发往全国各地,各个工厂“订单接到手软”。随着多地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出台和不少共享单车企业的倒闭,共享单车的订单骤减,现在的王庆坨什么样呢,记者再次走进王庆坨。

  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天津市王庆坨镇,在2016年乘着共享单车的风口“火”了一把,当时,每天都有货车从王庆坨拉着数千辆共享单车发往全国各地。各个工厂“订单接到手软”,不少工厂迅速扩大产能,期待自行车行业的下一个春天。不过,仅时隔一年,随着多地共享单车“禁投令”的出台和不少共享单车企业的倒闭,共享单车的订单骤减,不少工厂甚至无法回收尾款,只能依靠卖车勉强度日。

  北青报记者日前探访发现,在王庆坨,“回收共享单车并再次出售”已经成为一门产业。这些二手的共享单车被低价从全国各地回收,被简单翻新后以稍高的价格出售给新的企业,用以回收货款或资产变卖。目前,数万辆车已找到新主人,更多的车仍散落在各地。这些造价几百上千元的高质量单车,如今只能面临被“贱卖”他人的命运。

凉凉后的“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上千元单车2折出售

  工人在农田中“处理”车辆

  回收共享单车已成生意

  “我现在专门做回收共享单车的生意”,天津市王家坨镇的一家规模不小的自行车制造工厂内,只有零星几个工人正在组装自行车;在工厂前面的办公室内,负责人张总告诉北青报记者,“我用收废铁的价格把这些共享单车收回来,再用接近废铁的价格把它们卖出去,说实话,也赚不了几个钱。”

  在“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王家坨镇,回收二手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一门生意。派人在全国各地负责找车、并将车辆运输回来的张总,只是这条产业链上的一环,他的上游是曾经为共享单车造车却无法收回货款的自行车制造厂,下游是对这些几乎没怎么被使用过的车辆进行二次利用的买家。他说,第一批7万辆左右的共享单车已经回收,一半左右已经找到下家并陆续发货;不过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单车还有更大的市场。

凉凉后的“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上千元单车2折出售

  曾经的“酷骑”单车被换上了英文标签,公司名字更换成一家在瑞典运营的公司

  倒闭公司的单车或被转卖

  张总的朋友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本来一起经营着几家生意,而为了做回收共享单车的大生意,张总投资不小,“他把自己的两套房子都卖了,现在专门做收车的买卖。”

  “我收的车都是已经倒掉的那些品牌,大部分都是绿色的酷骑单车;也有蓝色的,小蓝单车,那个数量比较少;还有些其他牌子的,比如橘红色的小拜单车。”据张总介绍,这些公司去年突然宣布倒闭,但是造车的款项还未结清;工厂无法追回货款,只好把车辆卖掉,以此抵回部分货款,或者作为公司资产被变卖。

  去年8月起,当时号称国内第三大共享单车公司的酷骑单车出现“退押难、发薪难”等问题。该问题被报道后,大量用户无法在线完成退押,酷骑“倒闭”的声音越来越大。9月,酷骑发声明承认资金出现问题,“退押金迟缓问题演变为挤兑,公司寻求全面收购,但进展比不上挤兑的发展形势”。酷骑还表示,已累计投入9亿多资金,尚有140万辆车在运营,150万用户未退押金,并表示押金会给用户退回。

  不过时至今日,酷骑的大量用户仍未收到押金,与此同时,车辆供应商也有2个亿的款项未结清。王家坨一位单车制造厂的负责人表示,在共享单车形势好的时候,是买方市场,单车公司可以先交30%的订金,就可以拿到车,后期70%付款的时间不定,有时是投放完毕,有时是固定结算时间,“反正就看共享单车公司吧,他们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那么大公司肯定没什么问题。”这样被动的局面给制造厂带来了不可避免的风险,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悟空单车、3Vbike、酷骑单车、町町单车、小蓝单车等一批共享单车公司纷纷陷入资金危机,几乎一夜之间失去结算能力,也将风险转移给了上游供应商。“现在订车至少50%-60%的订金,装车的时候就得结完全款,否则不发货。”该负责人表示。

  农田中堆放数万辆二手共享单车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